栏目导航

news

社区

主页 > 社区 >

突然!社区团购平台同程生活宣布破产

发布日期:2021-08-27 23:25   来源:未知   阅读:

  全球性的玩具礼品采购中心六月将在黄埔落成(图)欠款追偿、更名、转型、宣布破产……在短短几天时间内,社区团购平台同程生活在“过山车”一般的节奏中步入了末路。

  7月7日晚间,“蜜橙生活”(原名“同程生活”)发布公告称,“几年来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申请破产,现拟提出破产申请。”而在此一天前,该平台刚宣布更名转型,声称将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链端投入,围绕团长进行供应链的创新。

  7月8日,同程生活运营主体——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CEO何鹏宇在向合作伙伴、员工、投资人发出的内部信中承认,“几天前,我们还一度希望通过业务转型,让公司走出社区团购行业所面临的经营困境。但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已无再谋求转型的空间”,“不得以选择破产”。

  此案也被业内视为“社区团购破产清算第一案”。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社区团购目前仍处在互联网巨头比拼时期,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持续烧钱,外部缺乏足够资金注入、内部运营效率更低的企业,或也将在接下来面临破产出清。

  7月前后,大批供应商前往同程生活位于苏州、广州公司的办公楼等待协商,要求相关负责人出面偿还欠款和押金。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对供应商的欠款总计至少超过了2亿。(详见报道)

  7日下午,南都记者探访了该公司位于广州分公司的办公室,大量供应商前来寻求退款、退押金等事宜,等待负责人出面协商。而该公司多数员工已撤离,仅有个别员工在现场维持秩序。

  按照何鹏宇在内部信中的说法,公司已于7日启动破产申请,接下来将依法推进债务处置工作,“全力保全现有资产,交给法院妥善封存处理,积极配合政府指导,以公司资产抵偿债务”,若资产不足以抵偿债务,将再次创业,努力偿还债务。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按规定,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财产不足以清偿所有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的,先行清偿破产费用;债务人财产不足以清偿所有破产费用或共益债务的,按照比例清偿。

  在7日晚间发布破产公告后,有供应商向南都记者提供了一份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以债务人名义新发出的“供应商结算确认单”,其中列举了两种债务偿还方案:一是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40%,剩余60%,待债务人破产清算后,由法院分配;二是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60%,剩余40%,供应商放弃追偿,不再向债务人主张任何权益。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认为,从法律层面上,虽然同程生活发布声明宣告破产,但法院是否受理该公司破产还有待商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十二条,针对公司恶意负债,逃避债务的情况,破产申请不予受理。

  “如果同程生活向法院申请破产并受理,在破产和解和重整程序无法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公司进入破产清算,各个供应商所获债权清偿比例并不乐观(中国破产清偿率较低),该分配前提是,同程生活在支付员工工资、水电、税费、破产费用后仍有剩余资产。”李旻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同程生活是由同程集团内部孵化的社区生鲜电商平台,2018年底正式上线年期间先后获得过同程资本、真格基金、君联资本、金沙江创投、百果园、JOYY欢聚集团的多轮投资。期间,同程生活通过和千鲜汇、邻邻壹、考拉生活等区域品牌合并,在华东、华南珠三角、西南等全国多范围扩张。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有5家100%全资持股的子公司,分布于广东、长沙、苏州。作为同程生活的创始人,何鹏宇持有该公司4%股权,为公司的最终受益人;同程生活联合创始人、董事尹祥同样持股4%;同程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吴志祥持股7%,为该公司最大个人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何鹏宇曾担任同程集团高级副总裁,带领了同程的酒店、景区等业务实现快速增长;尹祥曾创办开店上百家的千鲜汇社区连锁店。去年吴志祥曾表示,三年内,社区生鲜有机会产生千亿市值的公司,而同程生活在疫情期间快速发展,未来同程集团将会在生态平台内进行资源整合与打通。同程集团与同程生活期望服务中国1000座市县级城市,以“航空+旅游+电商”的模式助力旅游、扶贫助农事业发展,提升农产品的流通效率。

  据去年披露的信息,同程生活自上线以来深耕华东、华南两个经济大区,实现规模化增长,过半城市盈亏平衡,2020年的GMV接近100亿,接下来的目标是翻三倍、并实现整体盈利。而到今年,在“兴盛优选”、“十荟团”等社区团购平台纷纷获得融资的同期,同程生活却一度被传出部分地区店面“关停”的消息。

  据悉,由于有部分供应商抵达同程旅行大厦维权,7月6日下午,同程艺龙人力行政中心发出声明称,“鲜橙科技的经营、管理皆与同程艺龙无关”,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同程集团内部人员也对南都记者强调,“同程生活(现在的蜜橙生活)和同程旅行是两家完全彼此独立的公司”。

  据官方资料,创立之初,同程生活旨以生鲜非标品为切入口,打造下沉市场的生鲜超市电商,生鲜品类占比达70%,其他品类涉及居家用品及周边服务,主要采用“上游规模化源头直采+下游社区自提”的模式。但如今,该平台的生鲜品类占比已大幅下降,服饰、母婴、洗护取而代之作为主推品类。

  在这背后,是各大生鲜食品供应商的大量停供。多位同程生活的供应商告诉南都记者,自去年以来,平台的回款就开始出现问题,回款周期不断拉长,“刚做起来的时候量比较大,结款也比较好,今天入库,第二天款就结了。但是到后面两笔拖了一个多月,肯定是账上没钱了。”一位供应商对南都记者抱怨,“我之前供的苹果、西瓜,现在被欠了10多万货款。供应已经停了一两个月了。”

  2020年以来,立足高频刚需的日常买菜需求,社区团购赛道成为互联网行业最火热的“风口”——橙心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批量上线,而早期入场的兴盛优选、十荟团等玩家也连续获得多轮融资。这些平台普遍以“预售+自提”为主要模式,招募社区各类门店业主、宝妈等做团长,通过微信等渠道做商品推广;平台则发放大量折扣补贴、低价引流,以在全国快速复制扩张,收割用户。而为了拓宽销路,供应商也纷纷抓住红利期,同时供应多个平台。

  在抢占市场的初期,团长的数量、单量的大小等,直接影响平台的扩张步伐。不过今年3月,南都记者尝试在同程生活下单购买生鲜发现,即便距离自提点1公里内,用户若未满足“达到百元金额配送额度”的发货条件则无法下单,只能选择退货、或者凑齐100元下单。彼时就有业内人士对南都记者分析称,“当单量密度不够大时,就会拉高单均配送成本,相当于每送一单就亏一单,最后直接就延迟送货或提高送货门槛。用户体验被拉低的同时,单量也进一步下降,形成恶性循环。”

  4月份有报道称,因战略性调整,作为同程生活的重要市场之一的湖南区域暂停运营、团点关闭。南都记者日前再次尝试下单发现,该平台部分商品已无法下单,按照平台工作人员的说法:“公司自提业务在调整,自提的商品无法下单,以快递到家为主。”

  去年以来,社区团购在引发资本热潮的同时,也面临团长忠诚度低、同质化严重、生鲜货损度高、供应标准化程度低、产品质量缺斤少两、平台依赖“烧钱”补贴扩地、进货成本被压低引发恶性竞争等一系列问题。在互联网投诉平台,“提货错误、找不到团长”,“虚假销售、付款后没有货”,“货不对板”等问题成为投诉高频词。

  有分析称,能否做好社区团购,关键在于解决供应链的品控与效率问题。据了解,社区团购的商品在抵达团长手中前,需要供应商先从上游生产商拿货,再普遍经过供应商共享仓、平台中心仓、网格仓/服务站、团长门店等几个层级。这个过程中,供货、运输、分拣配送都需要成本,平台与供应商的合作模式也各不相同。

  “在其他一些平台,供应商供货,不管供多少、卖多少,都是供应商来操作。而同程生活采取的是买断的方式——即从供应商处买断一定量的货品,付款后,剩下的物流、仓配等都由同程生活自己运作。”一位接近同程生活的知情人士对南都记者透露,“因为大家基本都从生鲜品入手,几天卖不出就烂了,对产品损耗很敏感,需要冷库冷链,肯定影响运营成本。”

  上述人士对南都记者总结称,“社区团购的模式本质上是挣钱的,都是低价进、高价卖出,(同程生活)之所以赔钱,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前期扩张速度太快,线下在仓储冷链等方面投入太多,以致入不敷出。二是钱烧得太多,现在又没有新的融资进来,资金肯定就断了。”

  艾媒咨询预计,到2022年中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级别。电商分析师、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对南都记者分析,去年疫情极大助推了社区团购的增长,发展到目前依然处在互联网巨头比拼的时期,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持续烧钱。对于企业而言,后台背景强、拥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并且自身运营效率更高、亏损更少者,才更容易持久存活。另有分析人士认为,鉴于社区团购模式的固有弊端,接下来,可能还将有平台面临破产倒闭。

  由社区团购衍生的市场乱象,也引发了监管层的关注和不断出手。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明确要求企业不得通过低价倾销、价格串通、哄抬价格、价格欺诈等方式滥用自主定价权。严禁以排挤竞争对手或独占市场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商品。

  今年3月,多多买菜、美团优选、橙心优选、十荟团等几家社区团购平台因“利用虚假或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等不正当价格行为,被市场监管总局分别处以罚款150万元的行政处罚。5月27日,十荟团再度被罚款150万元,并被责令停业整顿。6月,数家社区团购企业被要求下架一分钱秒杀类活动,监管部门还要求多个相关平台收紧相关补贴,不得以明显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商品。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社区团购赛道已经是“天价烧钱”的资本游戏,不是十几亿、几十亿,而是几百亿的级别,正因为烧钱补贴太厉害,平台自身又缺乏“造血”功能,碍于同行竞争过于惨烈,产品长期低价亏本售卖,造成资金链断裂,加之政府“严监管”,严禁不正当竞争与反垄断,同程生活破产并不令人意外。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南都记者指出,社区团购在监管下会日趋集中,社区团购平台要么和互联网巨头线上线下模式融合,要么走多元化嵌入式生态模式,业态将进一步丰富;同时社区团购内部获得融资较多,平台运营成本更低的平台将度过竞争期,进入最后主导阶段。当然,希望最终保持多家社区团购企业的竞争态势,而不是少数企业主导整个行业生态。www.bk9a1.cn